人生的姿态

2021-09-16 02:17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曾深深执迷于人生要义的思索,深信“人生是一场苦海”,感动于无数超脱尘世的佛教徒千方百计呼唤芸芸众生回头是岸,痴迷于道教劝诫人们寻道成仙以真正解脱,也因而觉得曹文轩在《前方》中写的“人生实质上就是一场苦旅”颇有道理。
  
  短短数十载,我们扮演家庭、社会与人生的各种角色,立下诸多志向,大则齐家治国平天下,小则安身立命、独善其身。然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无数人如杜甫、孔乙己般潦倒一世,或如李白、柳永般郁郁终生,于是失却人生信念,觉发人生虚无,从此狂放不羁、退隐避世,或报复社会、杀人解恨甚至自杀,已蔓延到青少年。“人生的意义”已成为摆在普通人面前的哲学命题。
  
  一遍又一遍读余华的《活着》,作者以深沉而沧桑的声音告诉我们:活着本身就是一种意义!是啊,活着本身就已蕴含了太多的赋予,上苍、自然与父母的,珍惜这些何尝不是一种意义?
  
  但转而一想,人亦不能只为活着本身而活,虽然这是最本质的意义,但人生似乎还得有一些内涵与光华。之后读到毕淑敏在《人生没有任何意义》中那句“人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但我们每个人要为自己确立一个意义”,忽然明朗了很多。人生因自己的赋予而另富新意,那我们又该以何种姿态给我们的人生确立一个什么样的意义呢?这不由得让我想起路遥及《平凡的世界》。于是找出多年前读过的《平凡的世界》,再读时心中有的已是深深的震撼。
  
  “青年,青年!无论怎样的挫折和打击,都要咬着牙关挺住,因为你们完全有机会重建生活;只要不灰心丧气,每一次挫折就只不过是通往新境界的一块普通的绊脚石,而绝不会致人于死地。人啊,忍、韧、仁……”,这段话至今读来犹振聋发聩,这是一种怎样的抗争啊!作者与作品赋予人一种无穷无尽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正是在双水这个贫瘠平凡而又厚实凝重的小山村里生根发芽,生长于双水村的孙家父子三人更是以自己的生活为我们诠释了人生的要义与内涵。
  
  老实憨厚的农民孙玉厚,安分守己,靠种地为生。他们的贫困生活我们很多人都经历过,我也时常会因此想起自己仍在农村劳作的父母,想起自己年近不惑的兄长与姐姐们,他们身上有着太多的相同,都经受了不被外人理解的穷人独有的苦难,但他们都以超凡的意志与韧性讴歌着原本平凡的生命,这也是中国最普通最本质的群众生活的映射。他们用一种最原始的劳作方式过着最原始的生活,默然一世,虔诚地坚守着每一寸土地,留给了子孙永远的宽厚与坚韧。
  
  身为家中的长子,孙少安从小就表现出了少有的踏实与稳重,他放弃了升学的机会,舍弃了自己最爱的、最爱自己的人与最甜蜜的感情,用羸弱而稚嫩的肩膀扛起了那个风雨飘摇的家。但他扎根于贫穷而又不甘于贫穷,靠自己的胆识与远见逐步改变着贫瘠的乡村与生活。
  
  而受过高中教育的孙少平则多了一些睿智、闯劲与浪漫。他绵延了父亲的宽厚坚韧,秉承兄长的勤劳能干,却不愿安分守己植根乡村,放弃了乡村教师相对清闲的日子,走出乡村干着扛石头、挖煤的苦力。他的选择不只是为了生计,而是在这远离之中理解生活的艰辛,明晓生活的要义,他以自己的人生经历向我们诠释了生活的更深意义:不断奔跑与远行。
  
  润叶、金波、金秀等虽远离了物质的困扰,但他们无不在经受生活的挫折与精神的煎熬,爱情、事业抑或理想,就连在当地小有地位的田福军、李登云与田福堂也有着子女丧生或婚姻不幸的痛苦。这些困苦有时并不比贫瘠轻,但他们都挺直了脊梁,在一次次的困难中勇敢地站起来,充分彰显了生命的坚实与坚韧。田晓霞与王世才在因公牺牲的最后一刻仍在拼命工作,这不只是对生命的坚守,而更在于他们对生活的信仰与追求!他们都只是平凡世界的一员,也许他们根本就不懂得思考生活的意义,但他们都以自己的艰辛给了我们最确切的答案。
  
  “幸福,或者说生存的价值,并不在于我们从事什么样的工作,在无数艰难困苦之中,又何尝不饱含人生的幸福?”这是孙少平在艰辛的劳动中得出的深刻感悟。是啊,幸福不在于身份的贵贱,不在于职业的形式,我们都只是平凡世界中的平凡耕耘者,生活终不能一帆风顺,因而我们必定要心平气和淡定从容。
  
  我也终于明白,“只能永远把艰辛的劳动看作是生命的必要,即使没有收获的指望,也心平气静地继续耕种”,这就是人生永远的姿态。
  
  而路遥,更是以自己的生命书写了这一姿态,让人景仰,“平凡的世界,辉煌的人生”这句刻在路遥墓碑上的话,就是印证。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347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