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的日子

2021-09-16 02:10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一直以来,人们对我都有一个错觉:我一定是一个家学渊源从小就饱读诗书的女子。大抵是因为我颇能写几个字的缘故。其实不然。喜爱写作是与生俱来的天性,与我的读书实在挂不上钩。从小到大,我所读的书甚少。父母几近文盲,不如现在的70后、80后的父母们对养儿教女有诸多科学蓝本为依据,他们并不知道给我买书会比给我买糖果的造化更大些,所以小时候除了课内的书,我所能接触到的本分以外的书少之又少。
  
  还记得小时候唯一的关于读书的美好记忆就是学校分给每个学生的一本《课外读物》。《课外读物》都是有拼音注释的,所以很好地扫除了我的阅读障碍。书里记述的都是些让我感到新奇并如海绵吸水般孜孜以求的神话故事或传说,如哪吒脑海、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等等,充满了无尽的侠义和童趣。我是看完自己的《课外读物》,又向高年级的同学借,分分钟都对那些故事爱不释手。每当帮母亲在灶膛生火的时候,我都把封面上画满鲜艳色彩的《课外读物》摊放在膝盖上,如痴如醉地念诵着。外婆来我家做客,见状很是苛责了我一番,说我的读书声太吵,影响了她与母亲的谈话。我因此也就被剥夺了在家中读书的权利。
  
  我是个幸福的人,我所遇到的每一个老师都是慈爱的师长,倾我一生的情感去感恩也报答不完。一年级的启蒙老师因为我在期末考试时写了一篇《我的爸爸》,通篇用了比喻,将我那骨瘦如柴其貌不扬的父亲硬生生描摹成了风流倜傥潇洒不可一世的帅哥形象,老师对我的文采赞赏有加,恨不能夸我为“柳州风骨,长吉清才”。自此,学校但凡有作文比赛,老师都让我一马当先,私底下还借给我很多作文书看。在启蒙老师借给我的那些作文书中,我最喜看也记忆最牢固的要数一些描写景物的片段。幼年时代的我就特别佩服那些写文章的高手,同样是几千个汉子,他们怎么就能巧妙地编排出那些美好的词句章节来描绘和修饰大自然的固有的景物。我对文字有着天生的敏感性,虽不能过目不忘,但很能活学活用,在老师借我的作文书上的所有好词佳句都能被我改装一番然后焕然一新地出现在我的笔下,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自然站得高看得远,老师对我作文水平的提高更是欣喜若狂。
  
  我的启蒙老师是个善良的有爱心的女人。春天的时候,她会领着我们这群八九岁的孩子到山野中去领略烂漫的山花,我们和老师一起投入那金灿灿的一大片一大片的油菜花的怀抱,沉浸在春风里,陶醉在自然的芬芳中。当我回到家把一朵一朵的油菜花写到文字里去,让它们在我泛黄的作文纸上出落成一个个高贵的女皇时,我突然意识到我一定要用自己的眼睛去读世界这一部奥妙神奇的大活书。我的启蒙老师真是个天才。她用她的行动,轻而易举就教我懂得了这个深奥的道理,无需讨人厌烦的说教,无需娇柔造势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到了高年级,学校开始向全体学生开放图书馆。我总不和其他同学一样借一些安徒生童话或作文选之类的适合儿童的书看,我总借一些考据白居易和李白等人人生与诗文的深奥的研究性书籍看,当上初中以后语文老师同我们讲白居易会请邻居老妪听他念自己的诗看看是否文从字顺是否通俗易懂时,我在心里很是不屑,这些故事我小学时代就已铭记于心了。
  
  第一次接触小说,是初中时代。
  
  勤奋好学的我真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对于段长和班主任老师在会议和课堂上屡屡痛心疾首的关于女生看言情小说的问题,我甚是费解。我既不知“言情”二字怎么写,更不知“言情”二字为何意。直到班上一个女生将一本琼瑶的《望夫崖》偷偷递给我,我才开始领略到男欢女爱的魔力。那一晚,我是本着读《四书五经》的认真劲去研读这本《望夫崖》的,好在不识字的母亲不懂我看的是闲书,只以为我捧着书便是雪窗萤案埋头苦读。伴着母亲如雷的鼾声和电灯昏黄的光,我被琼瑶高超的言情能力忽悠得泪如雨下。那个夜晚,我久久不能成寐,但次日我把书还给我那好心的女同学之后,便依旧做回我的乖乖的好学生,并不似段长或班主任所担心的那样就影响了学习,成了十恶不赦的阿飞女。
  
  上了师范以后,我倒是和言情小说来了彻头彻尾的亲密接触。什么席绢、亦舒、琼瑶、岑凯伦俨然成了言情小说的膜拜图腾。每逢周末,什么事也不干,床头叠一叠言情小说,往被窝里一钻,便是自娱自乐的爱情之旅。其实,我的心性是最不喜自己看闲书的,工作以后我才真真正正开始自己的读书时代。每年生日,我都会给自己买许多书籍作为自己在人世辛苦打拼的犒劳。我喜欢徐志摩的散文竟胜过朱自清的,朱自清的文字太朴实,情感太敦厚,为人太实诚,我只能暗暗地叹服。志摩的灵性和动荡的情感让我很折服,和我的性情也颇为相似。鲁迅的文字是我最欢喜的,大师不管被教育界的专家人士如何褒如何贬,于我而言他就是一个爱写书的老头儿,我喜欢他半古不白的语言,喜欢他的犀利和有时的天马行空。我不太愿意去批判古今中外的所有与文字为伍的人类,我只是崇尚文学这种绵亘古今的不朽的生命力。《四书五经》的笨拙,古典诗词的灵慧,明清小说的隽永,都让我躁动不安的性情得到了片刻的安宁与沉淀。古今中外,那么多的作者都与我一一对话,我感到自己越发强大与磅礴起来。
  
  一路走来,书籍是真的陪伴我从幼稚与苍老的矛盾人生中渐渐走向平和与淡定,一步一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三十岁的生日将至,我势必又会为自己添购一批书籍。牢记冰心奶奶的训诫:读书好,多读书,读好书。 
  我们能行吗?是的,一定行!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342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