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夜三点

2021-09-16 02:10  作者:夕枫香 0 Views 评论 0 条

  外面的雨从未有过如此的施舍,像要把百年不遇雨水的地浇透一般。我被这惊梦的雷声惊醒,无法入睡,燃一根烟,在烟火的世界里寻找一丝游离来去的昨日和将来。
  
  昨日的故事已无声,它只属于一部自己弥足珍贵而又寒碜的纪录片。珍贵只是那是你曾经拥有的全部,可编导连一个能让人回味的镜头都没给予,而你又可怜的要在回忆的世界里以欣赏者来描述它的逝去与遥远。
  明日的续集撰写在凌晨二十四点之后的又一个二十四小时,昨日描写的我为今日永远文不对题。所以祈求在幻想的世界里,幻想明日的命题正好是今夜的了然于胸。一次又一回,永不停歇的幻想在明日的命题中失败。为获一个高分惯性的不甘心,永在今夜的虚无中寻找明日失望的现实,只为让空虚的心获得一份安逸的睡眠。
  你希望对自己而言是个旁观者,一个摆脱了凡尘俗世的脱胎换骨者。不用为昨日满是哀叹,也用不着为明日而忧心忡忡,惬意的享受着整个世界都是我的所带来的满足。可是你纠结于你俯瞰着那个步履维艰的肉身,你摆脱不了这种视若无睹。一种可痛的同情让你可恨而又悲悯的潜伏回造就者思想中的空壳中哭泣。于是你又将悲悯的旁观者活在自己自身的灵魂里,于是造就给自己一个悲悯的灵魂。你于是多奢求我今夜的哭泣在明天的世界是一种称之为值得的付出。之后又为明日像盲人摸象般一样猜测的成功概率来满足自己内心自知的不安现状,以求踏实的安逸于这份明明白白,却不忽略也不会忽略的永远痛恨明天那种现实。
  画饼的没画在墙上,却描了一颗参天大树在明天的路上等待今日苦行的你。我能做,也只能做的就是赐你坚守不走岔路的缘,会碰到树冠下你脚下你脚上那一方凉风习习的荫。给了你空壳必须给你灵魂。
  夜够深了,我该睡着了。别忘在睡意香浓时将今天邮寄给明天读梦的我,告诉他我做了一个关于明天的什么梦?夜总是这样,带给人伤感,却赠一份无杂质的安静。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342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