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想什么

2021-09-16 02:07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你在想什么?”在回家的路上,有好多次熟人和朋友这么问我。有一位路上经常碰见的朋友好几次也问这个问题,每一次我都马上回答“没想啥。”看得出来大家对这个答案显然不满意,言下之意“你明明在想啥哩。”有一次一位朋友拿狐疑的目光看我,我郑重地说:
  “真的没想啥。”
  时间长了,我对自己“没想啥”的答案也疑情顿生,我问自己:真的没想啥?没想啥别人为什么说你想啥?到底想啥呢?
  我开始想那个“没想啥”了,我发觉这是一句禅味很浓的话头,在实际生活中充满了辩证的色彩。在人生路上我是个爱乡问题的人,但是,在回家等每天要做、无需动脑的事情上,我只愿让脑子或者心休息、静养。不光在这些事情上,有时候打字久了,工作很累了我会自觉修养一会儿,仿佛自己不存在了,这种心灵活力的修复工作在近年已成为十分自然的每天要进行的工作之一。一有空,我便让心宽坦、轻松、惬意地休息,有时为了关照她,真正休息,我注视着自己的心念,也能观察到“妄心杂念”如狂想窜奔,如离群的小猴狂躁不安。心海上泛起的波浪---胡思乱想、痴心妄想、无谓忧虑偷走了我们生命的时光,使人生空耗或陷入歧途,制造害人害己的灾难与痛苦。
  我们自己的妄心实在难防,他在我们的心海上搅得烟山土雾,我们的生命也便失去了四射的光芒,我们的生活中十有八九是不如意事情了。所以做人,如果打不死贼心--妄心邪念,幸福不过是哑幸福,健康不过是哑健康,哄得了别人,哄不过自己。
  生命最好是有航标的河流。如果没有好的信仰,或有好信仰却还在醉生梦死、打柴浪草,无常很快要来的,莫落得万般无奈的下场。我之所想不过如此,但是,吃饭走路是不想的,只是照看自己好好的走路,好好的吃饭就是了不过,也有闹笑话的事。
  一天下午下班,可爱的妻子和孩子与我插肩而过,我那孩子还拉了一下我的衣角,我却全然不觉,他们回家后,孩子第一句就是“爸,您想啥?拉了一下您,也不看我们。”“没有想啥呀。”可是我自己也忍不住地感到荒唐可笑。
  是不是我钻到什么胡同,对外头的世界就麻木不觉呢?也不是那末回事儿,这几年我正是在淬炼心意上下了点功夫,感知的神经更敏感,天上飘荡过一朵云,它是要下雨,还是只想制造一下紧张气氛,抑或仅仅为了装饰蔚蓝的天空,见闻便知其所以然,有时候也能明白它是从故乡来的,还是外来作客的;也有时候啥也不知道。
  俗语讲:用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这是世事生成的规律,无论何人,不经一番专注守心的苦功夫,做事就无法置心一处,也无法掌握“无心插柳”的诀窍。而守心静意的规律则是:恰恰用心恰恰无,无用心处恰用心。
  诚以此文答谢提醒我“想什么”的一切走在路上的熟人朋友,“你在想什么?”是普通人生当参的话头,当我们魂不守舍,心驰于外,左顾右盼,甚至忘了本分工作本分的路时,最好自问一下,是不是开着电视睡大觉,空费电钱?如果空费生命呢?
  
  
  王贵龙简介
  王贵龙,男,汉族,1963年生,大学文化,1990年参加工作。教育教学工作之余,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并热心于青少年思想、心理教育的研究工作。60余万字散文、随笔等发表于《法制日报.》、《深圳特区报》、《新疆日报》、《甘肃日报.》、《少年文艺》、《儿童文学》等国内70余家报刊杂志,有50余篇论文在《德育报.》、《未来导报.》、《学生天地》等报刊杂志发表。50万字各类新闻作品。出版有散文集《温暖的延伸》(新疆人民出版社2002年八月第一版)、编辑出版《平凉古代诗词简编》(学生版),参与编辑《平凉五十年文学作品选》(上下册)。现为《崆峒教育》、《暖泉》编辑。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339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