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身体

2021-09-16 02:04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一
  身体是能移动的房屋,我们就住在我们的身体里。
  在身体这个精致的建筑里,头发如蓬草覆盖着屋顶,眼睛是采光的窗户,呼吸系统是通风道,消化系统负责物品摄入与排污,血液循环系统、神经系统是或埋藏或排列在房间各部较为复杂的管道和线路……特别说说双脚,这是身体房屋的别具,可以想象成给观念中的房屋按上了两个轮子,我们的身体靠它开始游走。
  室温37°,终年不变。我们住在我们的身体里,十分安适。
  
  二
  每一个生命,都首先居住在自己的身体这样一个房屋里。动植物的不同在于,一个动,一个静。我曾经怀疑过这两类内涵确定的生命命名的准确性,相对于动物而言,植物为什么不叫静物?相对于植物而言,动物为什么不叫肉物?
  每一株植物都是天生的哲学家。上天随意指给它一个位置,让它的生命苏醒,它就即刻开始扎根地下,这好比造屋之前打桩的工序。后来,植物就不紧不慢,有条不紊的将自己的身体之屋建筑在这片土地上。而且,一辈子静静地守候着这里,半步不挪。每一株植物一辈子都在沐浴阳光,招呼清风,品吮露珠,倾听啁啾,守望星辰。他们也战霹雳狂风,斗干旱水涝,盘算星汉运转,览望世事变迁。我执信,一棵老树对生命的领悟,超过世上任何一个哲人。
  动物,就因为身体的房屋多了轮子,可自行移动,就多了自由,添了欲望,望了风景,惹了红尘,沾一身的市侩气。那么,动物身体之屋有了这游走功能,多了贪恋大了玩性,会不会走得太远,忘了族系的延续?关于这一点,伟大的造物主早就考虑到了,所以就给每个族系的动物,安排有外观相像、大同小异的男女有别的两造型房屋。这两类建筑,天性相磁,它们磁到一起,在我们来说就是情事。可见,相对于个我,自由自在的个我,情那一档子事,只是生命的一部分,半部分也不是,更非全部。过来的人有哪个人不承认呢?
  人类是很能折腾的,克隆技术让动物又回到植物一样的单性繁殖,是造物主始料未及的。
  
  三
  我们的身体是世上最精美、最理想的房屋。构造和布局均按同一张图纸设计,建筑用料相同,家具陈列一样,免去劳命伤财的室内装修。虽说空间大小有细微差别,对个我则是最理想的,经济实惠且安逸舒适体己。无需攀比,我们腾出了时间,干我们自己要干的事。
  但又并非人人都了解这个构图的寓意和尊重这幢最原始寓所。现实中的人们总希望自己的居所豪华一些,气派一些,占地面积大一些,比他人耀眼一些,故把家底都拿出来,砸在房屋置换和装修上。大把的精力也耗在上面。身体之屋是无法室内装修的。你可以给面庞上刮上几道仿瓷,但你不可以在肝胆脾悬金挂银。那青春的我们就在体表上做足文章,从头发武装到脚尖。眼皮可以割双,鼻梁可以垫高,丰腴剥成骨感。有些改造过了,也会给这座房屋留下硬伤,在后面岁月的剥离中会有切身体验。到底是房屋外表美丽重要,还是居室主人魅力重要,青年人能想明白的不多,结果人为房所限。人过中年以后,装修的兴致减弱了,会务实一些,但觉要做的很多,要过的很多,驾着身体的房屋四处奔波,日以继夜。不停歇,没节制,以为身体是金刚体,永动机,用不坏,无不至。其实,再坚固的房屋都是有固定承受力的、有固定寿命的,何况肉体之屋本来就不是钢铁铸就。过度使用而不加养护,导致墙面斑驳,架体松散,部件老化,早早呈现颓势。房又为人所累。壮年去了,也忙过了,干完了,享乐了,我们现在休闲了。终于发觉久居的房屋经年不修,堆淤集赘,遍结蛛网,至于摇摇欲坠,四壁过风,栖之已不蔽体。很想添砖加瓦,无奈力不从心,唯剩风烛残年的晚景。最后人房两苦楚。曾有一回,看到一位老者听潘美辰唱“我想有个家”的时候竟潸然落泪,很是好奇,再三询问,他终于告诉我,是出于“这种更深层的共鸣”。
  
  四
  我们的一生都居住在自己身体之内。有一天,我们的居所突发故障,颤抖、升温、膨胀,甚至在外力的作用下变形、断裂、残破,我们蜷缩在身体的一隅,居不安,人不静。我们就会立刻想到“医院”这样一个头戴着红十字的白色的建筑群体,它是我们身体房屋的集中修缮地。我们将病体带到这里坐放,接受征询,又经许各种精密仪器的测量,呈现了病灶所在,然后被一双双巧手指挥着银亮的器械打开,清除赘物拥塞,修修检检,疏疏通通,理理顺顺,直到物件摆放到位,清洁如初,而后缝合。这一回算是对房屋做大的整饬和修葺,少则要一周十天,多则仨月五月,我们就又安然栖于身体了。
  所以,安居乐业是我们真正幸福的居住状态。每每走出医院大门,你就会透彻这种温馨的感受。
  但并非人人或次次都能这样幸运。我曾经目睹这样的病人,呻吟,扭曲,萎缩,人还在,屋渐陨。后来,身体已不能把人完全放置,医院不再允诺修缮。到最后,屋不是,人亦非。
  身体这座房屋,与生俱来,与生俱去,这是上苍最基本的公平。因此说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流浪。身体的房屋是不能买卖、交换、转让和继承的,人去了,身体也就报废了;身体房屋坍塌了,人也就去了。
  
  五
  我凝望我的身体——青黑的头发,微红的脸庞,疙瘩着肌肉的双臂,直至嶙峋的脚背。皮肤古铜色,肌肉尚葆有弹性。我抚摸胸膛,犹如抚摸厚实的墙壁。人在中途,我珍惜它们,我打算建设它们,养护它们:天天加固墙壁,疏通管道,通风换气,检修线路……把它们和我一同建设,两相兼顾,两不耽误。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华丽不华丽无所谓,关键是我自个感觉住着舒适。现在经济条件改善了,观念变了,我已不再艳羡海子,把自我建设的过于强大,强大到顾此失彼,亲手毁掉了与生俱来的房屋。我庆幸,自己的居所还算上乘,看看,像斯蒂芬霍金那样有一颗强大的灵魂的人,却身不由己的被安排在一间残破的房间里。自以为不陋的我住一不陋的寓所足矣。
  如果某天我知道我要去了,而我居所的部件还没用到报废程度,我到愿意有人把它拆了,卸了,拿去再用,修补别的房屋。前面说过,身体的房屋是不能转让和继承的。
  这是后话。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336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