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世

2021-09-16 02:02  作者:夕枫香 0 Views 评论 0 条

  最初感知这场雨讯的,还是要数躲在柴草堆里的那只猫吧。是只花色繁复的俏皮小猫,微蹙着眉,声息凄切,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理着凌乱的皮毛。莫不是新出生不久的仔儿猫吧?凭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惧虎的豪壮,翻过自家院墙,恍然发觉这耳目一新的小小世界,绿草如茵枝蔓丛生,间有亭亭柴垛可供小憩,一时贪玩竟忘记归家,直至这苍茫大雨一忽儿落下,方才乱了阵脚。是呵,你猜那仓惶连连的叫声里,埋藏着几多亲情的呼唤?阴云密布的一双眸子间,蓄满了几多危难的胆寒?不不,它一准是奔赴某场秘密幽会的呢,那哀怨的神情、倏忽撅起的嘴巴,不正是一位如花少女,在揣测那海誓山盟的承诺终究能不能风雨无阻,质疑那小情郎阴晴不定朝秦暮楚的坏心思么?相信雨过之后,天光大亮,大太阳底下兜兜转转追逐自个身影的猫儿,将是另一个全新的自己了。
  
  说起喜悦,听听柴院东头一群老鸭子酣畅淋漓的大合唱,您就全明白了。和着那淋淋漓漓垂落的雨水,一瞬间,沸反盈天的整个儿鸭舍里,不约而同地开起了如火如荼的化妆舞会。有双目微闭仰望苍穹的忧郁诗人,任凭雨水肆意冲刷自己孤寂的心窝,清洗自己蒙尘的魂魄;有俯下身来,一面轻轻啜饮一面细细着装的姑娘,间隙里,不经意同某位男士擦肩,迅即羞红了脸庞;有摇头摆尾不知廉耻的小痞子,执拗地扑棱着一双雪白的翅膀,在天使的臆想中尽情飞翔;自然还有步态端庄的主唱,你瞧那一颦一笑里蕴藉的华贵雍容,你听那一字一句间倾注的心事缱绻,怎一个好字了得?谁说人世之外、宇宙之中,再无冷暖自知的领悟离合悲欢的体察,芸芸苍生间,再无盛事联欢的巡演幸福洋溢的期盼?支起耳朵敞开心扉,你自会发现世界之中另有世界,天地之中尚存天地,高与低,优或劣,一切皆无定论。
  
  所谓无独有偶,这厢里,篱笆圈起的菜园中,一水儿郁郁葱葱的白菜苗,正欢呼雀跃地挥舞着各自娇嫩的手臂,迎接头顶这群剔透如斯的小精灵。生平第一次遭逢来自异乡的贵客,它们怕是受宠若惊了吧?你看它们一个个完全不设防地敞开自己,去拥抱,去亲吻,去捧在手心,去含在嘴里,一见钟情的喜悦霎时冲昏了头脑,微茫的水雾中,它们醉了,那叶间垂挂的雨露,是欢笑的泪珠,心魂的暖流,抑或梦中旖旎的温柔乡?且不管吧,于它们来说,这一刻醉生梦死才是正经,纸醉金迷才是王道。当然,季节更迭光阴流转,它们终会发现,每一种情感的终局或多或少都败给了所谓的一见钟情,柴米油盐里的两情相悦如斯艰难。当自己一隅安恬,路遇对方的激流火焰,侵蚀掉肌肤灼伤了心魂,芳华命途一夕陨散,亦毋须心下纳罕。俗语有云:对的时间加对的人,尚成就对的情感。暴雨如注有时,菜香飘飘亦有时,如是也。
  
  菜园对过的纱窗上,一只死去多时的蝉在雨水的洗礼下分外夺目,尤其那双透明的翅膀,隔着细密雨帘远远望去,愈加熠熠生辉。那推心置腹的雨珠儿是在静静聆听它的隐秘心事,抑或语重心长地谆谆教导,哀叹其暂短的生,褒扬其荣光的死?蝉翼之上那每一滴晶莹的露,大大小小,莫不是一双无形的手,在抚慰与给予,温暖或交付。生命和生命之间的交相取暖惺惺相惜,在我们未曾察觉的瞬息里,持续不断地进行着。大自然从来不稀缺,至真至纯的和谐之景。反观人类,同一生命形式之间最根本的体恤与良善,我们终究丧失了多久?讲起和谐理论头头是道的政府官员们,他们何曾走下过神圣的讲坛,真正倾听百姓的心声?他们何曾丢弃过头顶那虚无缥缈的浮华,在本是同根生的理念下,切实与劳苦大众与万事万物打成一片?所谓和谐事业任重道远,不过一念之间。
  
  屋檐下新近出巢的小燕子们,在父母的庇护之下,重新返回温暖的巢穴静卧而眠,碍于空间有限,这双慈爱的父母,便只得停驻在雨势骤急的晾衣杆上了。父母自然心甘情愿,已经成年的孩子却容不得理所当然。殊不知,雨世是困难重重的挑战,亦是绝处逢生的机遇,又或者说,在一定程度上,挑战便是机遇,毁灭即是成就,劫后余生才是最美的人生历练。走出这一步路,飞出这一片天,等待我们的,也许就是更加宽广自由的世界。对于父母,我们常常谈起日后的报答,功成名就衣锦还乡后的孝敬,其实大家往往忽略了,最好的报答是现时的自给自足,最好的孝敬是当下的独立自主。走出父母的脚步和背影,是走近他们最好也是唯一的方式。
  
  薄暮深垂,夜色微醺,潺潺雨声依旧。独处室内的自己,望着灯下竞相追逐的飞蛾,心底涌起一股莫可名状的人生况味。瞬间的恍惚里,不禁自问,我是处于雨世之中,还是雨世之外呢,又或者说,这苍茫人世本就是一片雨世?我已不得而知。
  
  2010.9.6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335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