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沉睡的午后

2021-09-16 02:02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先是窗外桐树上那只灰颜色的鸟儿,不经意将我带入这方世界的。是只什么性情的鸟儿呢?它一面神情萧索地栖在枝头低声哀鸣,一面转动黯淡的眼珠不时探头朝我张望,尖利的喙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玻璃窗,那细碎的声响听来一如无形的召唤。它许是饿了吧,荒寒的严冬下丁点的残羹冷炙怕已是无处可觅了,或者它是冷了吧,单薄的羽毛已无以抵御野外刺骨的凛冽,不,它定是感到孤独了,你看它那双呆滞的眼神里,写满的分明是旅程中一路奔波的疲惫与颓唐,它怕不是一只被无情地隔在了北方的候鸟吧,素日的同伴们相继飞走了,因为某个不知名的原因自己独独留了下来。我于是打开窗子打算唤它进来,然而,随着那道开启时的吱呀声它竟抖抖翅膀远去了,一瞬间,疏淡的阳光在其羽毛上投下缕缕斑驳的金色光点,随着上下翻飞的羽翼渐渐晕染开来。
  
  是呵,放眼望去,陆续阴霾数日的天空,此刻终是展露了它灿烂的笑颜,就连那对楼楼顶晾衣绳上随风摇曳的冬装里,都洋溢着无穷的愉悦,或是那藏藏掖掖的愉悦终是兜不住了,开始招摇着与那和煦的风儿一股脑炫耀开来。这当儿,两个相熟的妇人亦嬉笑着自房中取出各家的铺盖卷儿,一面缓缓搭在绳子的另一端,一面絮絮地拉着那永远也拉不完的家常。大意不外乎这阵儿老公不争气攒下的钱少到不够花,或是正读高中的女儿期中考试取得了年级头几名,甚或昨晚黄金档电视剧中那破坏家庭的“狐狸精”有多么可恨。千万不要因此而小觑了这琐碎,殊不知那一颦一笑一闹一怒中,透露着暖融融的人间烟火气,那般熨帖,听在心里都是可以御寒的。家常拉到一半,其间一位妇人不告而别,匆匆闪身下了楼,想来多半又是那灶间的水壶,吱吱哟哟地冒开了花。
  
  若是楼下小商店里没有突然传出那句鸡蛋减价的吆喝声,我是断不会注意到石阶旁那凡俗老人的吧。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神态可掬地喂着眼前一只饿坏的猫儿,同时宠溺地一遍遍爱抚着它的皮毛,仿若那是自己骨肉相连密不可分的一位至亲。想来世间每一位老人的晚年都有过这样的一只猫吧,在每一个夕阳西下的安谧时分,来回蹭着老人的腿脚无言地互诉衷肠,或是一起支起耳朵谛听村庄最为隐秘的心事。他们是对方知根知底的一面镜子,彼此照耀。一会儿功夫过去,猫儿吃饱了肚子便急躁躁挠起老爷子的一双脚来,那是在提醒他该回家诵读城里儿子寄来的书信啦。咳,这畜生竟也跟着听上瘾了,好一个嫌贫爱富不知羞耻的家伙!
  
  小商店对过的公交站牌下,一名蹒跚而行的幼童冷不丁摔倒了,手中美味的糖葫芦亦随之飞向远处的空地上,眨眼间布满了斑驳不堪的污渍,那一瞬,小主人的眼泪水不出意外地泛滥开来。年轻的母亲闻声匆匆赶来,扶起地上的儿子一面拍打身上的泥土,一面在路边摊上重新买来一支新鲜的糖葫芦,此刻,那幼童便止了抽泣破涕为笑了。若干年后,待那幼童长大成人,与生命旅程中无数支美味的“糖葫芦”擦肩而过,上苍还会赐予他重买一次的机会吗?他未免会对自己不小心的“一个趔趄”而深感后悔吧?抑或是凭借自己的努力,他赢得了无数次“糖葫芦”的购买机会,而视这样的一次遗失于无谓?那都是后话,我们且不管它吧。幼童的糖葫芦吃到只剩小半串的时候,母子两人相继登上了拥挤的公车,一路颠簸中,他们即将驶向锅碗瓢盆油盐酱醋的琐细温暖中,与家中的丈夫、父亲一起,在同一盏安恬柔和的灯光下,三个人交相依偎的身影渐趋融合为一体。
  
  不期然地,室内墙壁上的钟表转瞬敲响了十八点,暮色层层笼罩而来。渐渐沐浴其间的我想必定是醉了吧,不然那渐次亮起的万家灯火如何摇曳开来,投射在眼底竟似一匹迷离璀璨的锦缎?又或者说,我正乘一尾舟楫游弋于苍茫辽远的时间长河中,那灯火不是灯火,分明是指引自己航程的点点繁星?我已不得而知。
  
  2009.12.13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334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