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过泥水潭

2021-09-16 02:00  作者:夕枫香 0 Views 评论 0 条

  窗外滴滴的雨声敲开我的梦。
  拉开落地窗帘,擦去玻璃上因气温下降而凝聚的细小水珠。
  平时觉得很平坦的水泥地面,下雨显露了它的高低不平,片片水洼,被从高空跌落的雨滴溅出朵朵水花,慢慢绽放,像有许多小鱼在水中跳跃。
  街道上,汽车疾驶,飞溅的水声不时传来。
  猜想雨下了很久了,可并未有太多的积水,这是城市,雨水很快被下水道排放掉,可在农村,雨水只有靠太阳来蒸发,那也有个时间长短问题,只苦了那骑车上班族。
  我上班,要顺着肃衡路向北走三十八里的路。在路上,第一个路边村是麻森,它的村北有一座老桥拆了,正在重建,禁止通行。只得走桥左侧的一条约百米的窄窄的柏油路,这条路坑坑洼洼,似一张张大大小小的嘴诉说着年代的久远和发生在这条路上的久远的故事。晴天,可颠簸而过,雨天,那只有水里行舟了,尤其那个最大的坑,张着大嘴吞没半个车轮,那就是我常常涉足的泥水潭。
  一场秋雨,一场凉,天凉了,水就更凉了,过泥水潭更苦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崭新的电动车骑入水中,关了电源,两只脚紧蹬,精神高度集中,生怕骑车变蛙泳。车轮切水前行,水底暗坑不断,车子上下颠簸,坐轿也不过如此吧!鞋子即刻灌满泥水,挽起的裤脚,兜满水。我的高级裤子一百六十元,我的高级皮鞋二百六十元,此时又湿又脏,向我诉说着伤心的无奈,更难受的是两只脚的凉气迅速传遍全身,凉到心里。
  明知是水坑,还要跳下去,明知水很脏,还要弄一身,这是最伤心的事。
  单位的司机田师傅说可从开发区绕过去。
  出了城,从外环路向东走,再向北就进入开发区。正在建设中的开发区,街道宽宽的平平的,路两边和中央都种上了花草,有月季、美人蕉、剑麻等,环境优美,没有一点积水泥土。路两边的工厂公司,有的落成,有的在筹建中,那个最大的酒厂已开工。路上行人稀少,公司门口可看到人影晃动,如果乐意可走“S”型路线也不会出车祸。走在高高的立交桥上,更显出了我的渺小。一路从桥上滑下,感觉自己飞了起来。行至新区五路,向西走一段路,就回到肃衡路。没有了一身的泥水,爽快极了。绕道走了几次,新鲜感没了,又有了新的忧愁,路太远,要多走五里的路程,没办法,只好又淌过泥水潭。
  从春走到了夏,又从夏走到了秋,我猜想过泥潭的日子不会太长了。我也企盼晴天多一些。
  女儿常说我出门时公主小姐,回家时乞丐叫花子,我也只有报以苦笑。
  这天,快到泥水潭时瞥见西面两房之间有一条小水泥路,平时怎么没注意?能绕过去吗?试一下吧!我拐了过去。小路实际上是一条胡同,路虽然窄,但又平又干净,民房有新有旧,但非常整齐。顺着胡同拐向南,再走一小段路,就进入这村的正街,街道也是水泥浇铸的,一样的平整干净,有两个胡同的宽度,民房外铁栏围着冬青和龙爪槐,显示着这个村的勃勃生机。边走边看竟然走了出来。再回望泥水潭方向,仍有人淌过,暗喜,心想绕一个小小的圈,就如同转了个身,就不会弄一身的泥水,原来泥水潭可以这样的绕过。
  再看绕道的出口,右侧是满堂春饭店,以前每天两次看到这饭店,竟不知它的旁边才是那通途大道。
  在人生的道路上也经常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泥水潭,我们可以绕道而行,避开它,可以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没准在它的旁边不远处就是那宽阔平整的大道。对于肮脏可恶的泥水潭,要想法避开,为什么非得弄一身的泥水呢?
  条条大道通罗马。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333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