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才仁达让的日出》的题外话

2021-09-16 01:53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昨天下午,接到了《莆田文学》编辑部主任黄明安君挂来的电话。他说你发来的《才仁达让的日出》我一口气读过了,我们决定下期刊出。听到如此之快的反馈,我当然很是开心,我和明安君在电话里寒暄了一番,最后他才切入了正题。他说这篇稿子你说是个小说,我怎么看倒像叙事散文呢?他说将《才仁达让的日出》干脆改成《日出》如何?……我说一切就由明安君来定夺吧,只要能让更多的读者朋友看到这篇拙劣的作文,我就算心满意足了。
  
  撂下话筒,我在思考着同明安君讨论的话题。应该说,我同明安君的友谊是纯净而持久的,他去年出了一本书赠我,是乡土气息浓郁的散文集子。读着明安君的著作,我好象写了一篇读后感,叫作《思想者的精神家园》。明安君是活跃在福建文坛上知名的小说家和散文家,读着他厚重朴实的作品,我就感到特别的羡慕特别的惭愧。说以上这些话,我是想从文人的友谊中引出关于体裁的话题。比如我刚刚生产的《才仁达让的日出》吧,等于给当编辑的明安君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将它归类为小说吧,里面没有悬念没有冲突;将它归类为散文吧,里面的诸多情节又是我精心铺排的,并不完全是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分。这就难怪明安君感到困惑了,因为作为作者,我稀里糊涂的生下了一个怪胎,类似于四不像的那种令人怀疑的奇怪动物。
  
  虽然我在新疆逗留多年,但我还是多次到过美丽的西藏。在那片圣洁高寒的土地上,我曾经多次睁大一双充满惊奇的眼睛。我对那里的风土人情有一定的了解,我在那片土地上曾经拥有诸多诚挚朴实的藏族朋友。我涂鸦的《才仁达让的日出》绝不是空穴来风。确切的说,才仁达让是我一位极为要好的藏族朋友,他是一位出色的少数民族诗人。诚实的讲,我确实同才仁达让一块到过帕米尔高原看过日出,但那次我们看到了帕米尔高原真实而壮丽的日出。而在我这篇作文里,我确虚晃一枪,即我们并没有看到真正辉煌的日出。我之所以虚拟这样的场景,是想凸现一种宗教和信仰的力量,是想凸现一种心灵和精神的向度。从这个角度讲,《才仁达让的日出》并不像中规中矩的散文,因为里面渗进了水分有虚构的成分。但你如果说它是个小说,好象也不是那么回事,虽然我进行了必要的人物和环境的塑造,但主人公缺少外部和心灵内部的冲突,而且故事的情节十分单纯……
  
  话题扯到了这儿,我力图说明的是关于写作,这些年来我是愈来愈困惑了,愈来愈糊涂了。这是因为我始终无法完成精神的突围,始终找不到最佳最理想最憨畅淋漓的表述方式,于是便有了《才仁达让的日出》这样的文字尝试。但我并不想打破散文和小说的界限或疆界,我没有那样的资格、本事和勇气,我只是想进行一场源自内心真实的心灵倾诉。因为任何体裁的作品,如果没有作家真诚或坦白的胸襟作为附丽,这样的文字注定是苍白无力的。
  
  一晃在文字的丛林里穿行许多年月了,与其说穿行,还不如说徘徊复徘徊。因为这么多年来,我好象是在进行着没完没了的堆砌文字的游戏。一句话,我对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愈来愈不满意了,或者说从来就没有满意过。虽然发表了不少,但我感到我的文字是那么的苍白、呆板和脆弱,简直就像时装店里穿着光鲜衣服、毫无生命气息的石膏模特。因此我有理由让自己的文字像青草一样生动起来,像河水一样流淌起来,让我酣睡的文字站立起来。我想所有的尝试都必须付出代价,但这总比抱守残缺、没有前途的写作好上许多倍。
  
  好在明安君的赏识和首肯,给了我不少的信心和勇气。但我并没有理由继续高兴下去,我感到文以载道的文学精神,给予我更多的是压力、彷徨和思考的痛苦。我可能穷其一生,也无法成为一根出色的思想芦苇,但我已经上了“贼船”,也就只好逆水行舟了。至于产下的是丑小鸭还是白天鹅,也只能顺其自然或听之任之了。

赞                          (散文编辑:月然)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327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