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能走多远

2021-09-16 01:45  作者:夕枫香 0 Views 评论 0 条

  忽然想到一句朴实而精彩的诗:一个人能走多远。静夜凝思,细细品味,便有了流泪的渴望。是啊,一个人自从生下来的那日起,究竟能走多远?年近五旬的我还能够走多远?我问上苍,上苍悄然无声;我问大地,大地苍茫如水。
  
  在岁月的旅程上,我已经走过了四十八个春夏秋冬了,仿佛一万多个日日夜夜流星般滑过,仿佛一万多个昼夜更替漫长宛若千年。我已经走得很远了,我已经走得很累了,好像弹指之间,我不知不觉地跨入了中年的门槛。仿佛花开的瞬间,我明净的额头多了几许皱纹,满头青丝嵌进几许如雪的白发……仿佛梦开始的地方,已被荒芜的野草占据。
  
  我无法追寻遗落在岁月深处的脚印,我只是隐隐约约感到了似水流年,将我推拥到了高处不胜寒的中年高地。我伫立在呼啸的风中,我问自己还能走多远?我问满天的星辰星儿缄默不语,我问起伏的群山山儿充耳不闻。我找不到答案,我因此焦灼,我因此陷入凝重而庄严的遐思。
  
  我并不喜欢坐在时光的深处做杞人忧天状。不论如何,一个人能走多远,都是一个庄严而神圣的哲学命题。看似简单实则深奥,无法面对又必须面对。我朦胧地体验到,在生命的日出和日落间,我跋涉的身影飘逸而沉重。我好像背负一种使命,踉跄地奔走在时间的荒原上。在岁月的凄风冷雨中,我深情的渴望热烈而焦灼。
  
  在红尘起落的瞬间,我很少收住脚步,回望或追问生命。我还能走多远?大地之上苍天之下,我艰难地求证如花开放曼妙的过程。我知道我微不足道,我知道我所有的行走,都是因为胸臆中涌动的火焰!当终有一天我无法行走了,我必须借助轮椅上路时,我感到我似乎走到了天涯海角。面对厄运的危涯,我发现了另一种行走的方式。我艰难的跨越,是因了那无法浇熄的信念之火。
  
  所以不论我还能走多远,我都会艰难地走下去。我不会成为一块沉重的无法飞翔的石头,我不会成为一只折断翅膀的鸟儿放弃飞翔的渴望。不论前方是玫瑰还是风暴,我都会义无返顾地穿梭,留下自己深深浅浅的足迹。我知道,酸甜酸苦辣都是歌。我这苦难沙滩上的歌手,在芸芸众生的舞台上还能演奏什么?我从不放弃,只要生命的琴弦还未怦然断裂,我就必须在日落之前找到家门,用心灵的钥匙,打开锈迹斑斑的生活之锁。
  
  一个人能走多远?就能拥有多么辽阔的天空,就能拥有多么宽广的道路。既然梦已经开始,就带着它庄严上路吧,像火红的玫瑰盛放在心之野。有一种执着很美丽,有一种人生很沧桑。
  
  当夜空中所有的星辰坠落,阳光的翅膀必将翱翔在我深情守望的旷野。一个人能走多远?我还能走多远?在没有找到答案之前,我必须有所放弃有所醒悟。并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睁大一双不再困惑的眼睛,然后郑重地上路,永不回头。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321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