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不碍白云飞

2021-09-16 01:35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如果一个人自比明星,他(她)或许有才能成为本领域内的明星;可如果一个人自比泥块,或许他(她)真的会成为被人践踏的粪土。——题记

  回想起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失眠,那时的大脑就像放电影一样放映着一件让我深刻铭记的事,这是由一个平凡的盲女孩所演绎的。
  
  一直以来,我就认为众多盲人或许是心理变态,抑或忿世嫉俗,或许想耳聋的贝多芬和孩提时期的海伦-凯勒一样急躁。结果是证明了我想错了,不,是我彻彻底底地想错了,那件事也改变了我对盲人的看法。
  
  她坚强,有常人所没有的坚强,也许谁也不想遭遇失明,这样的苦难谁又想呢?谁又能拿出我们隐忍的坚强呢?  
  她乐观,有常人所没有的乐观!苦难之后,乐观起来会好。  
  这些可推广到众多活得好好的盲人,他们乐观与坚强得不为我们所知。
  
  她英语不知道比我强多少倍!除此之外,她还会俄语,会画画,会刺绣......有时,我想,这是许多健全的人或许不会的。她还会很多,可以说,她不是一个寻常女孩,可以说是第二个张海迪与海伦-凯勒。无法想象一个盲女孩会我们许多不会的技能,她哪来那样多的时间与精力去掌握?
  
  但她还是平常的,就在我家楼下。
  
  略微记得她的样子:短发齐耳,脸庞白净,眼睛内一双黑色鲜明的珍珠,初看,我没认出,她眼睛竟是......那天初次见面时,我叩开了她家的家门,“谁呀?”随着一声甜美的询问,一个俊俏的小姑娘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拿出要拿给她的东西,指着她所要签名的地方。这时,她的手在表面上摸索着,等到寻到我手指所指的地方,又是一声甜美的笑声。一系列的动作没有眼睛的注视。这时我才想到,她是个盲女孩。我不禁失态地捂住嘴(在那之前我从没见过如此敢于面对的盲人),语无伦次地说着:“我不知道......你是——真的不知道!对不起,我走了。”“哎,别走啊!你是我的客人,我理应款待你。来,快进来。”我本来掉头就要走,忐忑不安地走进屋,眼前真是个七彩的世界:
  
  一张白色的方桌靠墙放着,上面有着五颜六色的饰物,黄色的比卡丘,蓝色的小海豚,还有一个红色的不倒翁。旁边则是一张淡粉色的床,上面躺着一只可爱的棕灰色的小考拉。小考拉笑着笑着,就像她一样......
  
  我忍不住地惊叹。当我把那个红色的不倒翁握在手心里时,我感觉到一股热情,更加注意着眼前所摆放的饰物。一旁的她出人意料地说:“你现在握的是那个红色的不倒翁吗?”——这哪里是个盲人?我诧异地说:“是啊!你不是......怎么知道?”她微笑着说:“红色会带给人热情的感觉吧。你握住了那个不倒翁,所以你才这么热情地观察着我所摆放的东西。我的感觉代替我的眼,将对颜色的确切感觉转化为我缺失的视觉。”
  
  “人生中有多种颜色,对吧!赤、橙、黄、绿、青、蓝、紫.......赤色让我感觉做什么事都有满怀热情,要像不倒翁一样在底下放上铅块;还有绿色,我印象最深的是《太极张三丰》里的一句:’放下旧包袱,奔向新希望。‘我也曾在初春,仲春,暮春时分别用手测了小草的高度,它渐渐长高,欣欣向荣是绿色所赐之感;还有,七种颜色集中在彩虹之中,我可以用我的耳朵和鼻子:在经历过雨的洗礼,空气定不会那么浑浊,小鸟会唱响生活启程的号角。这样,我不就可以知道我面对的是什么颜色了么?你说是吧。“
  
  谁说不是呢?在我面前,有那么多种绚丽的颜色,有时我却单单只选了一种颜色;在她面前,只有黑色,而在她的心中却有一个七彩烂漫的世界!眼无用了,心反而打开了。
  
  也许在离别时,不必选择黑色,就像《如是我所闻》里说的:
  
  “一女在亲人远行赴洋时,想大师哭诉。大师问:’你想念他吗?‘答案是肯定的。’那你的思念有因此而减少吗?没有。这就是青山不碍白云飞。”
  
  我们生活中也有像盲女孩这样的人。像三明作家群,他们没选择黑色,他们的笔落到纸上,生出了很多色彩斑斓的花。那么,青山怎能阻住白云的飞行呢?也许这就是我恢复睡眠的理由。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312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