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心思

2021-09-16 01:32  作者:夕枫香 0 Views 评论 0 条

  清早从暖被中伸出一只手,带着强烈的睡意寻找放在枕边的手机,看了看时间,看了看外面的天空。没有我想象中的好,没有我想象中的太阳,只有漫天的云,到处都是灰蒙蒙的,天空与地似乎连为一体,分不清了乾坤。我起身穿衣经过一番简单的梳洗,穿上我一直认为比较合适的衣裳,静静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看久了发现镜中的那张脸已经离我越来越远,更加陌生,我害怕这种感觉,我害怕恐惧会在我全身蔓延。我想离开这个小小的房间,我想给自己的心放个假,我亦想出去听听雨落的声音。
  
  我在原地转了一个圈,看见了飞鸟,看见了高山,却唯独看不见那座小村庄。也许是“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缘故,让我从一个旁观者变成了一个当局者,身为当局者的我同样有个迷在我心中,我想不断的追寻,沿着乡间小道去追寻我心中期盼已久的答案,却无奈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我没有躲闪,因为我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小桥屋檐,只发现了一路的枯藤乌鸦。我自认为有诗人的气质,可我没有诗人的情怀,我不喜欢下雨,一直都不喜欢。相反,我更喜欢晴天,喜欢万里无云的天空,只留下那浅浅的淡蓝色的底片。而雨确是给我印象最深的,与其说下雨还不如说雨落,雨落是一种心情,雨落是一种态度。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雨落给了很多诗人灵感,同样也带来了许多哀愁,夜晚,吹着冷风,一个人安静的坐着,仔细倾听着夜雨的声音,它们宛如精灵般的身躯滴落在屋檐上,滴答滴答,有着不同寻常的规律美。我按捺不住内心一直想追求的狂热,我想给自己有一个很完美的交代,也想在这夜雨中邂逅一位撑着素伞,画着淡妆的女孩儿。我用马良的神笔在我的心口上划了一道小口,我想释放自己的灵魂,有的人喜欢在午后品茗,小呷一口,心往神怡的看着庭院的花开花落。我也习惯了在夜晚品雨落,听雨声,毛毛的细雨很精致,我伸出手想要接住这些精灵,可是我看到的确是一滴或几滴雨水而已,算了吧,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幼稚的举动。还是喜欢他们自由的飞翔,喜欢它们修长的身躯,就像松针一样,强硬中却散发这一种柔软,我想将自己的全身浸透在雨中,我想用自己的眼睛刻意的放慢他们滑落的姿势,也想将他们定格。我想此时我的心已经被打动,不再忧伤,我也是真的喜欢上了黑夜中的小精灵,在空中绽放出绚烂的烟火。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当毛毛的细雨从一个小姑娘长大后,它们也会变的很狂热,会在午后一场阳光中,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带来一丝凉意,于是人们纷纷丢掉了手中的芭蕉扇,搬来一把摇椅,静静的享受着这份来之不易的凉意。当雨落瞬间而下时,我们会用倾盆大雨来形容,仔细想想倒也如此。在天上的水叫做雨,在地上的水还是叫水。曾经有位开明的君主说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把水比作百姓,我想撇开寓意,我只想从字面上的文字去揣摩。然后我得出了一个结论,雨落有着双面的性格,它们温柔的外表下其实还暗藏着一颗追求狂虐的心,有人把雨比作女人,也有人把女人比作雨。我想这意思都是差不多的,他们温柔但并不软弱。还记得有一天,因为某些事情的放不开,我想在雨中寻找那一份洒脱,我想让自己放肆一回,当我不顾路人的眼光,当我不在乎有人是否还愿意为我撑伞,我想我已经明白了某些事情的实质,淋雨并不代表幼稚,与其强忍着倒不如释放出来,释放出来会让自己很累的心得到解脱,释放出来会让我放下那些事情,那些事情也不得不放下,我很感谢雨,很感谢它出现的时机,站在雨中,可以清晰的看见从眼前飘过的雨滴,瞬间的沉落感深深的降落在心头,踏实而厚重。
  
  到现在,虽然时不时的想起那些不快乐的事情,但是人生当中总不会一路晴天,偶尔的阴雨我也会笑着品尝!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310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