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诗:“在极致的灿烂里终于燃成灰烬”ll汪剑钊:冷桃花(读诗版)

2020-06-21 22:42  作者:夕枫香 185 Views 评论 0 条
广告位

冷桃花

汪剑钊

桃花的冷有点出人意料,
也越出了情理温度计设定的边界,
与皮肤的触感猝然扯断关系,
陷入一种微妙的心碎,
犹如冬天的雪暴突然砸进春天的小房子。
万绿丛中的花蕾啸聚为林,
但永远无法摆脱宿命的孤独,
拥挤的枝杈不断改变生长的方向。
作为一名烈性的女子,桃花
最后炫目的开放,
只为一张彩色的婚床殉情,
培养仲夏夜蜜样的圆熟……
游客的喧嚣是恐怖的,
数枝半开的桃花胆怯地缩进自我,
黯然回到银灰色的树墩,
开始焚烧思想的垃圾……
桃花找到星星为伴,
在极致的灿烂里终于燃成灰烬,
顷刻,以一种冷的面目出现,
仿佛生铁经历淬火的高温,
从柔软中再一次获得精钢式的重生。
冷桃花,溢出春天以外的冷,
比雾岚更加温柔,
但一定比寒冰更具杀意,
妩媚,蕴含一根根感伤的芒刺……
五月的早晨,世界的
绿如同农民起义似的四下泛滥,
而桃花的遗骸却那么安静,
并且那么骄傲,恰似远古遗留的一幅岩画。

点评
在我的印象中,桃花总是开得轰轰烈烈、热情似火的,汪剑钊把桃花写得如此冷,不只是那种冷艳的冷,而是以一系列的充满张力的意象,写出“比寒冰更具杀意”的冷,这就让人有一种惊骇与悚然,也真的是“有点出人意料”。这大概就是诗人的思维吧。汪剑钊的诗歌语言也像这枝“冷桃花”一样,具有极强的杀伤力,“黯然回到银灰色的树墩,/开始焚烧思想的垃圾”,“在极致的灿烂里终于燃成灰烬”,“世界的/绿如同农民起义似的四下泛滥”,“那么骄傲,恰似远古遗留的一幅岩画”,这样冷峻的语言所营造出的境界,让我们过目难忘。(青溪)
汪剑钊,1963年10月15日出生于浙江省湖州市。现为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出版有专著、译著若干种。

投稿:自荐或推荐优秀原创且首发的诗作品,请发送至fzzzjtg@163.com, 本栏目主持人:李曙白。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00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