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尖一颗小软糖顾以钦最新章节(心尖一颗小软糖顾以钦全文免费阅读)

2020-01-10 01:58  作者:夕枫香 146 Views 评论 0 条

心尖一颗小软糖顾以钦全文免费阅读
01
《心尖一颗小软糖》作者:顾以钦
文案:
全六中都以为,清冷寡言的学神陆时川,是难以接近的高岭之花。
直到大家发现,他有个小软糖似的“妹妹”,放在心尖宠的那种。
某一天——
鹿小艾拦住陆时川,眨巴着大眼睛,仰头说:“给我讲讲作业呗。”
陆时川一挑眉:“叫声哥哥就给你讲。”
鹿小艾嘟嘟嘴:“……不叫。”
多年后——
鹿小艾睡到中午,打着哈欠走出卧室,笑嘻嘻地说:“我想吃早饭了。”
陆时川瞥了她一眼:“自己去做。”
鹿小艾趴到他身上,“吧唧”亲一口,嗓音甜软:“哥哥~”
陆时川眼神危险:“你叫我什么?”
“老、老公。”
陆时川笑着轻抬下巴,鹿小艾才发现,餐桌上放满了她最爱吃的。
青梅竹马,校园甜文。
他的爱意,总比时光悠长。
清冷学神男主×软萌可爱女主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鹿小艾,陆时川 ┃ 配角:很多 ┃ 其它:
第1章 第一颗糖
昨夜下了一场雨,把九月初燥热的气息冲洗透彻,清早的空气湿润清凉,叽喳叫嚷的鸟儿唤醒了城市的大街小巷。
闹钟刚响了第一声,鹿小艾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甩甩乱蓬蓬的头发,一瞬间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小艾,起床了,快点!小艾——”鹿妈妈边喊,边从厨房快步走向她的卧室。
在房门打开的那一刻,鹿小艾刚换下睡衣,“嘿咻”跳下床,眉眼弯弯地笑起来:“妈妈早上好呀!”
“哎呦,今天真是反常了。”鹿妈妈手还停在门锁上,颇为惊讶地说,“竟然没赖床。”
鹿小艾嘿嘿一笑,蹬上拖鞋:“今天开学第一天嘛,我已经是个高中生啦。”
“快去吃饭,有八宝粥和生煎包。”
“好嘞!”鹿小艾清清脆脆地应了一声,“嗒嗒嗒”跑去洗漱。
伴着哗哗的水声,有些走调的歌儿从半掩的门中飘出来,和早餐的香气混成一束,缠绕着勾勒出清晨美好的图景。
餐桌上放着盘盘碗碗,细碎的葱和芝麻洒在生煎包上,香气扑鼻,咬一口外脆里嫩,配上香甜可口的八宝粥,着实勾人食欲。
“多吃点,今天起得早,不急。”鹿妈妈把盘子向她面前推了推,又问,“小艾啊,等会儿和时川一起去学校吧?”
“当然啦。”鹿小艾边吃边说,声音有点含混不清,“我昨天就和他说好了的。”
不一会儿,她填饱了肚子,跑去卧室拿了书包:“妈妈我走啦!拜拜!”
“哎好,路上慢点啊。”鹿妈妈提醒道。
“嗯,知道啦!”
关上自家的门,鹿小艾几步走到对面的门前,伸长胳膊去按门铃。
“叮咚——叮咚——”
她乖乖巧巧地站好,几声过后,屋里传来脚步声,由远及近,有规律地踏在地板上,不紧不慢。
片刻,把手转动的声音响起,“啪嗒”一声,门开了。
“时时!早上好呀!”鹿小艾声音软软的,仰着头笑眯眯地说。
陆时川单肩斜背着书包,神情慵懒地靠在门框上,些微的困倦留在脸上,闻声先是“嗯”了一下,而后微剔眉梢,声线清冷:“没大没小的,你叫谁呢?”
“诶?”
哦,对,陆时川比她大几个月,早一年上学,按理说她该叫他一声“哥哥”。
“我叫你呀。”鹿小艾眼珠一转,大着胆子说,“贪睡鬼。”
她眼神悄悄地往楼梯瞥,随时准备逃跑。
陆时川却没出声,抬起手伸向她白皙的脖颈,手指修长,如玉般温润,却把鹿小艾吓了一大跳。
“哎——我错了我错了,不带动手的啊!”
她慌忙后退,连溜走的路线都忘了,后背贴在自家门上,睁大眼睛警惕地看着陆时川。
她肯定打不过他。
然而,楼道狭窄,陆时川两步便跨过去,在鹿小艾面前站定,把她的衣领翻折出来,又顺着纹路按了按:“领子没整好。”
鹿小艾:“……”
她刚抚着胸口出了一口气,陆时川已经先一步下楼了。
因为昨夜那场雨,地上处处是小水洼,鹿小艾为了避免把鞋弄湿,一跳一跳地在空隙之间穿行,陆时川比她高太多,长腿轻而易举地迈过水坑。
“时时,你今天是不是要演讲呀?”鹿小艾扯扯他的袖子。
“嗯。”陆时川简单地应着,然后抬起下巴指指围起花坛的石阶,“走上边。”
“诶?”鹿小艾看过去,“哦”了一声,踏上去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像只小企鹅。
陆时川伸手拉着她,免得她一个不稳掉下来。
“你演讲的时候会紧张吗?”鹿小艾仰着头问,而后接着自言自语,“你肯定不紧张,你这么厉害。”
鹿小艾紧紧抓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慢慢走。
“今天怎么起这么早?”陆时川留神着她的脚下。
鹿小艾被他问到了开心之处,整个人都精神起来,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今天开学第一天呀,我也要去六中读书了。”
平时,鹿小艾打着哈欠从床上困难地爬起来时,陆时川早已去晨跑了。
在站牌下等了几分钟,公交车从远处慢悠悠地驶来,刚停下,鹿小艾急急忙忙拉着陆时川的手想要往前跑,却没拉动。
“哎?你怎么不走呀?”鹿小艾疑惑地问。
“……不是这辆。”
陆时川启唇,轻叹一声,随后忍不住低垂眼眸,勾了勾嘴角。
鹿小艾拖长音调“啊”了一声,规规矩矩地退后,站在他身旁,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
不一会儿,往六中方向的公交车到站了,陆时川说:“五十三路,记住了?”
“嗯嗯!”鹿小艾连连点头,“记住了。”
由于他们出门早,公交车上人不多,还有好多空座位。
陆时川上车后,坐在靠外的一边,特意把靠窗的位置留给鹿小艾——她似乎很喜欢往窗外看。
果然,鹿小艾刚坐下便扭过头去,兴致勃勃地观察着沿路的景色,从窗玻璃的倒影中,能够看到她小巧的脸庞,和溢满新奇和喜悦的双眸。
然而,鹿小艾没兴奋多久,路途行至一半,公交车上单调的“嗡嗡”声又将她的瞌睡虫勾出来了。
“时时,我想睡一会儿,到学校你叫我好不好啊?”鹿小艾拉拉陆时川的胳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下方,大眼睛一眨一眨,看着他问道。
“嗯。”陆时川答应。
早上空气有些凉,他随手将鹿小艾的衣服拉链往上拉了拉。
鹿小艾立刻低下头,趴在陆时川肩膀上闭上眼睛。
公交车摇晃了一下,女孩子的长发从背后滑落,羽毛似的扫过他裸露的手臂,痒痒的,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儿萦绕鼻尖。
陆时川仔细打量眼前的小姑娘,目光落在她纤长的眼睫上,停顿了一会儿,不动声色地伸手把她的长发向后拂起,重新拢到背后。
未久,公交车播报的声音响起:“第六高级中学到了,请从后门下车,开门请当心……”
“该下车了。”陆时川轻轻晃了晃鹿小艾,俯在她耳畔说道。
“……嗯?”
鹿小艾迷迷糊糊地揉揉眼,意识到已经到了六中,眼神瞬间亮了起来。
“这么快就到啦!”
陆时川起身,长腿迈下车门的台阶,鹿小艾跟在他身后,一下两下蹦到地上。
“哇这么多人啊!”鹿小艾远远地看到校门附近聚集的同学,大多没穿校服,应该都是新生。
“我们去看看你在几班。”陆时川说,“那里是公示牌。”
“好啊!”鹿小艾弯了弯嘴角,忽然想起什么,从书包里掏了掏,找到一瓶茉莉蜜茶递给陆时川:“时时,你演讲前要记得喝水哦,不然嗓子会干。”
陆时川接过来,眼神微敛,然后将茉莉蜜茶放进书包里:“谢了。”
瓶子和书本碰撞,发出声响。
鹿小艾跑到公示牌前,在人群的后面踮着脚,左看看右看看,只能看清最上面几排名字。
“时时——”她回头,向陆时川求助。
“高一五班。”陆时川刚在牌子前站定,一眼就看到鹿小艾的名字。
“高一……五班?”鹿小艾歪着头想了想,问道,“是不是和高二七班离的很近啊?”
陆时川在高二七班。
“都在致学楼,你在第三层,我在第六层。”陆时川回答说。
鹿小艾“啊”了一下子,满意地点点头:“算是很近了。”
“致学楼在哪儿啊?”鹿小艾环顾四周,教学楼林立,不知道是哪栋。
“先去领校服和军训服,等会儿带你去。”陆时川说着,向报到处走去。
“嗯,好啊。”鹿小艾小跑着跟上去。
报到处人山人海,门外边搭着一长串帐篷,帐篷下早已排起了长队。
“好挤啊,得等很久吧。”鹿小艾站在队伍的末尾,探着脑袋喃喃自语,“都是新生吗?这一届同学这么多的吗?”
“不只是新生。”陆时川在她身后说,然后轻咳一声,“还有陪同的家长。”
鹿小艾先是了然地“哦”了一声,然而往前看,没看到几个大人的影子,突然明白了陆时川的意思——他这是说自己是她家长呢。
鹿小艾握了握拳,转回头去,伸手“啪”一下拍在他的胳膊上,然而陆时川还没说什么,响声先把鹿小艾自己吓了一跳。
“疼、疼不疼啊?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用这么大力气的啊。”鹿小艾结结巴巴地说。
“嗯,疼。”
陆时川瞥了一眼胳膊,微微有点红印子。
其实没多少感觉,姑娘的身材娇小,手掌也小,白白嫩嫩的,他只是起了逗她的心思。
鹿小艾苦恼地皱起眉,拽了拽长发,而后灵光一闪:“哎,要不然我给你吹吹吧,吹吹就不疼了。”
说完,她鼓着腮帮子,拉着他的胳膊使劲儿吹起来。
温热的风拂过,像细细的小刷子一样摩擦过皮肤,微痒。
女孩子低着头,发顶乌黑,眼睛像被水浸过一般清亮,神情认真,陆时川看着她,眼底不易察觉地闪过轻微的光。
第2章 第二颗糖
未久,陆时川收敛目光,看向前方:“不疼了,站好吧。”
鹿小艾听见后抬头一笑,一眨眼:“我就说有用的吧。”
然后她转身,继续排在前面的人身后,时不时踮着脚仰着头,观察还有多久到目的地。
虽然长队排的弯弯绕绕,但报道花的时间不多,不一会儿就到了鹿小艾。
她刚走到报到处的桌子前方,还没把证件递过去,就听到旁边有人喊:“时哥?你怎么也来了?”
鹿小艾感觉他应该是叫的陆时川,于是转头去看,一位学长正分发军训服,满头大汗。
袁宇卓手上不停,按新生报的尺码递过衣服,侧着头投去询问的目光——陆时川总不会是来报道的,怎么站在新生的队伍旁边。
“我来陪高一的同学报道。”陆时川向他微微颔首,答道。
“我天,哪个高一的小朋友这么幸福,开学第一天就和咱们六中的名人近距离接触?”
袁宇卓暂停喘了口气,用手背擦擦汗,一边直起身好奇地搜寻“幸运儿”,一边将最后一件衣服递给新生。
“学长好!”
鹿小艾有礼貌地打招呼,虽然她心里并不认同这位学长的说法——她认识陆时川的时间比他多了足足十几年呢。
两家人住在对门,他俩算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
“我去,什么玩意儿?”
袁宇卓一眼见到陆时川身旁小巧可爱的女生,惊得差点下巴掉下来,手中的军训服几乎一下子拍在新生身上——
居然是个妹子?他居然能在陆时川身边看到妹子?
这妹子不简单啊。
鹿小艾皱皱鼻子,心想这学长好奇怪,怎么这样说话呢。
“那个,不是……”袁宇卓自知反应太过激烈,简直太丢人了,尴尬地挠挠头,“学妹好啊,我叫袁宇卓,高二七班的。”
诶?和陆时川是一个班的哎。
“我叫鹿小艾,高一五班的。”
袁宇卓盯着她,又用余光瞥了眼陆时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欢迎来到六中啊,有什么问题可以来问我。”
“嗯,多谢学长。”鹿小艾笑了笑。
报道的程序很快走完了,鹿小艾把领到的校服和军训服叠了叠,塞进书包里,空荡荡的书包一下子变得鼓鼓囊囊,她使劲儿捏着拉链,却怎么也拉不上。
“我帮你拿一件。”陆时川说着,从她书包里把军训服抽出来,修长的手指将衣服一折,放进自己的包里。
“谢啦!”鹿小艾跳了跳,背上书包,又仰起头来说:“哎,对了,刚才那位学长怎么回事儿啊?”
怎么见到她像见到鬼一样……
“别管他。”陆时川微微挑眉,“他太闲了。”
鹿小艾“哦”了一声,歪歪头思考了一下——看起来他也不闲啊,分发军训服的工作好像很繁重。
陆时川率先往致学楼走去,鹿小艾赶紧甩甩脑袋,把那些想法赶走,像小尾巴一样跟上去。

开学第一天,教室里外都乱糟糟的,鹿小艾差点被走廊里搬桌子的同学撞到,慌忙向陆时川身边靠了靠。
高一五班在三楼靠近楼梯的拐角处,很快便到了。
“诶,时时,就是这儿了。”鹿小艾抬头看清门牌,睁大眼睛往教室里看,眼眸中溢满喜悦。
“嗯。”陆时川点头,“我走了,去准备演讲。”
“好啊,我待会儿去给你加油啊。”鹿小艾握起手做了个加油的动作,而后又小声说,“虽然隔这么远,你也听不见……”
陆时川启唇,刚欲说什么,鹿小艾就颇有自信地拍拍胸口:“没事儿,咱俩的心灵感应还是信得过的,对吧?”
“对。”陆时川勾了勾嘴角,和她告别。
鹿小艾从教室前门进去,没有老师安排座位,她便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同桌是个短发干练的女生,正在和周围的人攀谈,见她过来,热情地搭话:“同学你好,我叫周萱萱,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好呀,我叫鹿小艾。”她把书包放在椅子后面,坐下来。
“啊,很好听的名字嘛。”周萱萱转转手指间的中性笔,在纸上写了三字,“是这样写吗?”
“嗯嗯,是啊。”鹿小艾笑着说。
“我的名字这么写。”周萱萱另起一行,写了自己的名字,又说,“笔画挺多,我总是嫌它麻烦。”
“萱萱,你的字很好看的啊。”鹿小艾侧着头夸道。
“我练过几天啦。”周萱萱习惯性地把笔转了一圈,开朗地笑着说。
“诶,你在画什么啊?”鹿小艾发现她流水行云般的字旁,有类似于简笔画的歪歪扭扭的线条。
“哈哈哈哈~萱姐是给我们介绍学校的各个地点呢。”前一排扎马尾的女生一听她说,立马笑得前仰后合,“萱姐真是灵魂画手了,这画画风格笑死我了。”
“哎呀,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唐梓悦。”她好不容易忍住笑,捂着肚子说。
“我叫杜韵然。”前排另一个挺文静的女生,声音细细地说。
周萱萱瞪了一眼憋笑的唐梓悦:“能看清不就行了嘛,等我练练画技,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唐梓悦一下子笑喷出来:“没有没有,没有爱答不理,萱姐你画的已经很好了,我们还得靠你继续介绍呢。”
“那是当然,哎,你们这些宅女啊!”周萱萱摇摇头,她早在暑假就把六中各处都逛遍了。
女孩子的友谊总是来得特别快,看得出来她们已经很熟了。
鹿小艾也往中间蹭了蹭:“萱萱,我也来听一听。”
“好啊。”周萱萱接着提笔涂画,用笔尖指着说,“这里是图书馆,据说有特别多书,不过我暑假来的时候正闭馆呢,再往这边走是超市和食堂……哎,我忘了,刚才那里是会堂,我们等会儿好像要去开会。”
“开会?刚开学就开会啊,这么无聊。”唐梓悦托着下巴,手指在脸颊上点了点。
“没办法嘛,开学典礼。”周萱萱说,“不过估计很快的吧,什么校长啊书记啊主任啊优秀学长啊,轮流讲几句,打个盹儿就过去了。”
“学长?”唐梓悦一下抓到关键词,两眼放光,“学长哎,帅不帅啊?”
“哎呦喂!”周萱萱戳了戳唐梓悦的脑袋,“傻不傻,肯定是成绩很好的书呆子来讲啊,眼镜没准儿比啤酒瓶底还厚呢。”
“他不戴眼镜的。”鹿小艾插了一句,抿了抿嘴角又说,“长得很好看的。”
说实话,从小到大,每天都能见到陆时川,她还没看腻过。
不过这话她没跟陆时川说过。
“哎?你怎么知道的啊?”唐梓悦和周萱萱齐齐看过来,连杜韵然也抬起头。
“……我报道的时候看到他了。”鹿小艾被她们看得有点儿紧张,脱口而出。
“哇哦,好激动!”唐梓悦捧着脸笑,“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啊。”
周萱萱拍了拍她的头:“醒醒,别做梦了!”
“人总要有点理想嘛。”唐梓悦伸了个懒腰,继续把桌上的“地图”拿起来端详。
过了一会儿,全班人来齐了,班主任随后也到了,果然吩咐大家下节课去参加开学典礼。
整个级部的人按班级站好了队,暂时在会堂门前等待。
鹿小艾踮起脚尖,伸着脑袋,试图找到陆时川的身影,然而很失望地没有看到――他应该早已经进去了。
会堂里,袁宇卓和其他志愿工作的学生调试好话筒,摆好名牌,终于能歇一会儿了,于是从旁边拿了瓶矿泉水喝,正想问问陆时川要不要,就看到他手中已经拿了一瓶……茉莉蜜茶??
“时哥,你确定要喝这个?”袁宇卓坐过去,面带惊讶,“不是你的风格啊。”
陆时川旋开瓶盖,漫不经心地抿了一口,掀起眼帘:“味道不错。”
“哈?奇了怪了,这饮料那么甜,哪儿好喝了?”袁宇航疑惑不解。
“啊――我有个不成熟的猜测!”
袁宇航突然眼神一亮,指指茉莉蜜茶的瓶子,贼兮兮地悄声说,“这个,是不是今天和你一块儿来的,那个高一的小朋友送你的?”
“是。”陆时川又低垂眼眉,抬头喝了几口,喉结滚动,随后骨节分明的长指旋上盖子。
袁宇卓被惊到了:“我去,她和你什么关系啊?”
“我妹妹。”陆时川道。
“我靠,亲妹妹啊?”他可从来没听说过,陆时川居然有个妹妹。
这女孩儿还和他一点儿不像――娇小可爱的,又软又甜。
“不是。”陆时川随意翻了一下放在膝上的演讲稿,“是我从小带到大的妹妹。”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548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